網站向導  |      EN  |   全站導航
太倉電廠亮劍污泥圍城
發布時間:2019-12-18   信息來源:中國華能   
  
太倉電廠現在是江蘇省的明星了。

  國內第一家使用加壓熱水解工藝的項目,國家開展燃煤耦合生物質發電試點工作以來第一個由火電廠全過程建造的項目……隨著太倉電廠燃煤生物質耦合項目的投運,太倉電廠吸引了眾多省市的目光。傳統火電廠主動將命運融入時代發展的脈搏,依托科技創新助力長江大保護,迎來了涅槃。

  利刃出鞘,護航城市發展

  近年來,地處長江之濱的太倉市,正面臨著一些“煩惱”。

  太倉市年產污泥約6.8萬噸,由于技術和工藝的原因,污水廠處理成本過高,顯得力不從心。產泥量逐年增加,處理難度越來越大,太倉市陷入了污泥圍城的窘境。

  早在2017年,西安熱工院高級工程師王一坤曾帶著處理污泥的圓盤干化機工藝到訪太倉電廠,彼時太倉電廠并未過多關注。隨著長江大保護工作的逐步推進,背靠長江的太倉電廠逐漸意識到環保給自己的生存帶來了挑戰。

  轉折點出現在2017年年底,國家發改委等三部委聯合發文,鼓勵火電廠進行污泥摻燒。奏響新時代的長江之歌,太倉市必須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太倉電廠要轉換發展動能,實現新的騰飛,必須要與太倉的綠色發展相結合。

  大勢所趨,順勢而為,太倉電廠決定爭取污泥摻燒項目落地。依托現有的電、汽優勢,太倉電廠主動對接地方政府有關領導。面對強勁的競爭對手,“我們甚至找來了上級公司領導、原來的老廠長,通過他們的影響力進行公關,讓大家感受到我們的重視和誠意。”回憶當時那一幕的場景,廠長助理陳鋼依然很激動。基于太倉電廠持續聚焦環保,廠址離城區距離較遠等因素,太倉市帶著殷切的希望最終選擇了太倉電廠。

  將傳統火電命運與環保事業結合,融入社會民生發展,共寫長江大保護文章,這個新命題讓太倉電廠一躍成為了江蘇省的焦點,也吸引了上級領導足夠的關注:國家能源局電力司領導親臨太倉電廠調研項目進度,蘇州市和太倉市的領導更是“扎根”在此,而在這之前,當地的書記與市長難得有時間踏入電廠大門。

  投之以李,報之以桃。這個項目投運后,日處理污泥能力達200噸,年處理污泥量逾7萬噸,可將太倉市全年的污泥全部消化掉,助力太倉市實現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共贏,也為傳統火電轉型提供了“太倉模式”。

  排除萬難,決心點泥成金

  太倉電廠燃煤生物質耦合項目是江蘇省對蘇州市高質量發展的考核項目內容之一,也是太倉市政府批準的唯一一個污泥發電項目,更是太倉市重點的生態和民生項目,當地政府要求項目務必采用最先進、最環保的工藝。

  保生產,搶進度,降成本,精算賬。壓力變動力,華能人的韌勁被激發出來。隨著項目動工,燃料部主任張志達等參與項目建設的員工們就再也沒有休息日了。大家既要做好日常的生產,又要搶抓項目進度,此外還有一系列技術難題擺在他們面前。

  為了壓縮成本,項目直接翻用了老廠房。老廠房離運行設備僅十數米,施工時的震動是否會影響設備的安全穩定運行,大家心中沒底。由于場地狹小,緊挨著生產綜合管廊,傳統的深基坑支護方案無法使用,很多點甚至連樁機都無法擺開。太倉電廠是典型的灘涂地貌,往下挖半米就能見到水,地下狀況隨時發生著變化,必須要確保管樁有足夠的抓地力……

  而最大的難題,更是來自于工藝本身。加壓熱水解工藝能耗低,是太倉電廠選擇這項工藝的主要原因。然而,這套工藝路線,在國內火電廠并沒有任何可借鑒參考的經驗,在國外用的也不多。“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就怕螃蟹沒吃成,吃出滿嘴泡。”張志達坦言,選擇這項工藝時,大家心里都惴惴不安。

  太倉電廠高度重視項目推進,以燃料部為班底,抽調安監、運行、檢修、策劃等部門的精英,集全廠資源助力項目建設。白天,他們結合電廠的施工經驗和運行經驗,與施工隊伍探討土建方案,通過逐步修改土建設計去解決施工難題;晚上,他們和西安熱工院的專家一起,仔細推敲工藝的各個環節,不斷提出優化方案。這種技術的交流和思想的碰撞仿佛一味提神藥,大家經常爭得面紅耳赤,晚上兩三點還跟打了雞血似的。項目也在持續不斷的“爭執”中順利完工。

  項目投運后,大家驚喜地發現,實際使用能耗比設計能耗還要低。據測算,處理一噸污泥僅消耗0.3噸蒸汽和50千瓦電,相當于常規圓盤式的21%、薄層+帶式的25%、低溫熱泵式的67%,折算下來處理每噸污泥的成本僅約121元(含水處理)。

  項目帶來的經濟效益讓大家倍感振奮。項目一年的運營成本約為1200萬元、補貼收入約1800余萬元,摻燒污泥還可節約燃料成本約260萬元。扣除成本,一年凈收入800多萬元,這樣僅需七八年便可收回投資成本。

  科技先行,實現吃干榨盡

  走進太倉電廠生物質耦合項目的現場,眼前并沒有污泥散落一地的雜亂,也沒有刺鼻的異味。廠房內,20余臺預熱器整齊地擺放在一起,屋內管網密布,不時有風吹來。就是這么個占地不足1000平方米的廠房,為太倉市的綠色發展貢獻著“華能力量”。

  對于王一坤而言,看著這個凝聚著他心血的燃煤耦合生物質發電系統,更是如“有女初長成”般,臉上掛滿了笑容和驕傲。進入系統的污泥,在調制器內加水稀釋,通過高壓柱塞泵送進預熱器,控制泥的溫度。污泥預熱到一定溫度后,用電廠的蒸汽在加熱器內進一步加熱,然后到冷卻器回收污泥的熱量,最后用板框機完成物理脫水,壓成泥餅后送到輸煤系統進入鍋爐焚燒。三言兩語,他便道明了系統的運行原理。

  項目設計之初,華能人就瞄準了“將污泥吃干榨盡”的目標,正式投運之后,效果超出預期。

  稀釋污泥用的水,是板框機壓出來的回流水;給污泥加熱的蒸汽,在混水器處得到回收。針對現場可能逸散的氣味,廠房內專門設計了一套除臭系統進行負壓換氣,并將臭氣送進了鍋爐焚燒。為減少對環境的影響,電廠投入700萬元建設了一套廢水處理系統,確保系統廢水達標排放。污泥被碾磨之后吹進鍋爐,與煤炭在一起焚燒發電,殘余的灰渣又成為了環保磚的原料。在把污泥吃干榨盡的基礎上,做到了零污染。

  作為國內第一家使用污泥加壓熱水解工藝的項目,太倉電廠燃煤生物質耦合項目彌補了國內在這一領域的空白,這個凝聚著華能人智慧的項目,也帶來了更多創造性的成果。目前,項目已經獲得“一種污泥漿化除砂系統及方法”“一種燃煤電站機組污泥低溫水熱處理系統”“一種燃煤電站機組污泥耦合發電系統及其工作方法”“一種燃煤電廠污泥干化及摻燒系統”等7項專利。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爭當創新驅動發展的先行軍,加快污泥資源化等新興技術裝備研發和產業化。創新之風吹動太倉電廠,這個站在歷史拐角的明星也醒悟過來,抱殘守缺迎來的是逐漸消亡,只有銳意創新,立足環保大勢,服務公共事業,才能迎來高質量可持續發展。

  “電廠的發展要結合城市的發展,結合社會民生的發展,才能走得更遠。”廠長高學輝表示,下一步太倉電廠將進一步挖掘內部潛能,在現有火電的基礎上,向“煤氣協同、熱電聯產、多能互補、生物耦合、節能環保”的綠色綜合能源企業邁進。

  太倉電廠燃煤生物質耦合項目的成功實踐,得到了地方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好評,太倉電廠將持續發力,加快轉型發展,書寫長江大保護的華能新篇章。

  
文:集團公司新聞中心 袁東偉   
版權保護  |   隱私與安全  |   網站地圖  |   常見問題  |   網上調查
華能微信公眾號
華能微博
COPYRIGHT ? 1977-2016  BY 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司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內大街6號 郵編:100031
京ICP備05038150號
期特码开的什么